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EIM.Lipson 立普生企業投資管理(Enterprise Investment Management)

 

  首頁

   第一頁

  第二頁

  第三頁

  第四頁

  第五頁

  第六頁

  第七頁

  第八頁

  第九頁


立普生問答 (Lipson Answers)第一頁

Question景氣不是回升了,為何股市卻一路下滑?
企業獲利能力這麼好,股價
or本益比卻在創新低,到底是出了甚麼問題?
Answer  :投資管理分成兩個大領域:The Company(公司本身)The Market(資本市場)
兩者都對投資決策產生很大的影響。
公司分析
(company analysis)考慮的變數比較少,具備企管(財管)專業且持續用心就能針對微型環境
(micro environment)
作深入瞭解及客觀評估(valuation)。相對地,市場分析(market analysis)考慮的變數
非常多,且受到巨型環境
(macro environment)相互關聯及投資者心理變化起浮影響很大,任何商業力
量或專業絕對沒有能力針對
[市場]作預測(forecasting)或試圖掌控(controlling)
所以,經濟景氣不保證資本市場上漲;企業獲利也不能確保其股價就能上漲
這是很多初次投資人所無法理解的,也常把
companymarket混合思考,導致很多錯誤的投資決策。
不過,對投資管理
(IM)而言,其理論基礎是:The base of company 公司本身的[企業評價]
(Business Valuation)
;承認沒有能力預測市場變化。
投管專業竭盡所能估算
(evaluating)公司;但不花時間於預測(forecasting)市場
很可惜很多投資人誤解了
[商業能力的極限],花太多時間猜想[市場]反而花太少時間瞭解[公司]
投資管理也不是不是分析經濟的總體情況,只是承認這只是關心領域
(care circle)不是我們的影響領域
(influent circle)。只要該公司優良經營且能持續穩定成長,
以經過我們理性合理評定的價值
(value setting)買進,預其能以合理的資金投資報酬回饋給股東,
透過降低持有成本及資本回收享受企業家努力經營的成果,這就是投資管理理論及實務的極限。

簡單就是不簡單,自知自己的能力極限就能理性客觀面對市場波動

 

Question端五變盤說?中秋變盤說?
Answer  :試圖猜測資本市場可以說是最大的投資風險
(Investment Risk),投資管理實務上絕對禁止
任何對市場會
[變盤]的報告提出。理由很簡單,市場分析是機率問題不是管理問題。
任何市場漲跌假設都面臨機率考驗,這是很多作出變盤猜測行為者所完全忽略的。
根據諾貝爾經濟學得主
shape 的研究指出,對市場猜測對與錯的比率是50-50
也就是說我們都能提出任何接近
50%機率正確的市場猜測。
投資管理要問的是:猜測市場走勢或變盤轉折就能投資成功嗎?
                                    特別是面臨這致命的
50%命中率(與丟銅鈑一樣)
這是很值得我們深入思考的!

 

Question:已經面臨重要關卡,指數還會再跌嗎?
Answer  :投資管理
(IM)認為所謂重要指數關卡或整數價位都沒有任何意義,市場的價格波動是受到
(需求)與賣(供給)雙方共同決定,而這供需又受到很多變數相互影響形成。
這些市場變數
(market variables)可能是實質的也可能是虛擬的;可能是短期的也可能是深遠的;
可能是經濟的也可能是非經濟的;可能是人的因素也可能非人為的。最困難的是,
這些變數間又相互應變型成變異,導致同一時間會對市場供需產生不同權數
(weights)的影響。
整數關卡只是這些市場變數之一,是屬於投資人心理層面的變數,它可能是對也可能是錯的觀念。

 

Question:公司債是不是比股票還安全嗎?
Answer  :投資管理
(IM)把公司債視為債權投資(Debt Investment)
股票視為股權投資
(Equity Investment), 兩者都是企業的資產形成基礎要件。
由於
IM把投資人(股東)視為公司老闆之一,股東(Stock Holder)是公司的內部人;
債權人
(Stack Holder)是公司的利害關係人。
所以,公司債面臨的投資風險與股票面臨的投資風險雖然不相同,但是其風險的主體
(企業)是完全
一樣的。 這也是很多債券投資者誤解的地方,他
()們以為投資公司債比較安全?
甚至誤以為公司債就跟政府公債一樣安全。政府公債的風險實體是國家,所以其風險系數接近銀行
的定期存單; 公司債的風險實體是企業,其風險系數只是稍低於該公司的股票而已。
博達事件產生時,我們發現很多良善的債券投資人,由於銀行定存利率低,提出大筆存款買進利率
較高的博達 公司債,誤以為這樣的投資非常保守穩健?
事實證明,對於不誠實正派的經營者,再多的財務報表淨值保證都沒有用的。

投資管理把投資公司債與投資股票視為一樣的,兩者都需要用心評量該企業的價值才能投入資金。

 

Question:投資賺的錢是easy money
Answer  :有些事業經營者對投資賺錢有些誤解,總認為這類商業行為是試圖賺取
[容易的錢]
(easy money)
,他們強調還是辛苦流汗取得的hard money才是可靠!
事實上這是他
()們誤解了資本的真諦,也沒有瞭解到[資本家]就像[企業家]一樣,
對國家經濟提供重要且不可取代的貢獻。
我們如果把
investing 看成是 seeding,從播種耕耘施肥除草收成,資本投入過程是血淚汗流的交織,
是沒有真心投資者所不能體會的。再者,資本家的
[良幣](good money)對優良企業的貢獻,
就跟才德兼備的員工沒有兩樣,它是優秀企業家的最佳左右手。
而好的人才及良幣更是企業成長的重要基石,想想如果沒有資本家提供穩定的資本支援,
企業家如何能真正施展其雄材大略讓企業不斷地茁壯。經濟貢獻有些是有形的,有些是無形的。
就好像我們看到農夫及勞工辛勤的在大太陽底下汗流夾背,內心升起一鼓認同及感謝之情;
但也不要忽略坐在
Starbucks角落沙發上寫書的詩人,他們也提供人類另一種很重要的精神糧食啊!
有投資者賺的錢是
easy money的想法的人,大概是看到有些資本市場上的投機客,
很輕鬆容易的殺進殺出賺進暴利。
但是統計顯示,這些人時間拉長都不可能真正在市場上賺到錢,理由很簡單:
投資看起來容易;執行起來可沒那麼容易,這就很像勵志的書讀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沒那麼容易喔!

 

Question:組合建立完成了,還需要管理嗎?
Answer  :投資管理把整個組合
(Portfolio)視為一個事業(Business)看待,建立完成的組合就好像是建廠
試硨的新廠
(New Firm),複雜的工廠管理才剛開始呢!
投資管理把組合分成
IPO三個程序:Input(集結)Process(持有)Output(回收)
其中持有程序時間最長
(80%以上),是整個組合管理中最艱困最複雜的部份。
沒有投資管理經驗的人以為既然是持有
(Holding),那麼不就是甚麼事也不用做,為甚麼需要管理呢?
這實在是對
[持有]產生很大的誤解啊!
投資管理與企業管理有個很大的不同,前者屬於
[被動式管理]後者是[主動式管理]
資本家
(投資人)不像企業家(經理人)一樣握有事業經營管理權,不可能主動對事業產生營運作用;
但是資本家握有被動的部份公司治理權,治理
(或者監督)事業理性正派營運是其職責。
組合持有期間,投資人需要不間斷地瞭解、調查、督促其投資事業精進成長。
如果有任何事實證明該事業偏離我們的投資初衷,就應該立即修訂組合計劃,處份該事業投資。
這時候的處份動作,除了能有效降低持有風險外,也是資本主義
(就像民主主義一樣)很重要的一個
[
投票權](voting power),對於不正派或不優良企業家的不信任投票。
管理分成
VPE三個程序:Vision(願景) – Planning(計劃) – Execution(執行)
VPE不斷循環形成一個個不同的迴圈(Feedback system,組合管理就是永不止境的IM VPE過程。

 

Question:總有先見之明者,想搶在大家前頭一鳴驚人?
Answer  :投資業界有兩種人:先知者先行者,絕大部份的投資人儘一切努力想當個先知者,
卻忘了當個先行者才能真正累積財富。投資管理的
[](knowing)[](Doing)是兩個差異很大的領域。
投資管理不主張也不欣賞
[先見之明]!因為它不是真正的先知,大部份是處於[先猜](搶先大膽假設)
企圖
[先贏]。以先知為投資決策的基礎,很容易讓整個投資組合暴露在巨大不確定風險中。
投資管理更看重的是:小心求證的過程,
IM主張投資決策要以[事實]為基石而非[猜測]
前者是一種驗證學科後者是江湖道術。
我們提過,您我都會猜只是猜對的百分比不同,或者推論過程不同而已。
根據事實為投資決策的基礎有時候雖然很痛苦殘酷,但這也是投資者必然且早晚要面對的。
另一個角度而言,投資管理主張當個先行者,在擬定投資計劃選定投資標的之前,就把可能面對的

[
公司經營][產業景氣]不確定風險估算評量化(Valuation),這與對市場的任意猜測是完全不一樣的。

 

Question已經面臨重要關卡,指數還會再跌嗎?
Answer  :投資管理
(IM)認為所謂重要指數關卡或整數價位都沒有任何意義,市場的價格波動是受到
(需求)與賣(供給)雙方共同決定,而這供需又受到很多變數相互影響形成。
這些市場變數
(market variables)可能是實質的也可能是虛擬的;可能是短期的也可能是深遠的;
可能是經濟的也可能是非經濟的;可能是人的因素也可能非人為的。最困難的是,
這些變數間又相互應變型成變異,導致同一時間會對市場供需產生不同權數
(weights)的影響。
整數關卡只是這些市場變數之一,是屬於投資人心理層面的變數,它可能是對也可能是錯的觀念。

 

Question:析師真的有能力預測產業景氣嗎?
Answer  :產業分析師
(industry analyst)都會針對不同產業建立科學的景氣波動模型,
主要是用來瞭解掌控產業鍵供給
(supply)及需求(demand)的關聯性(connection)
機構投資
(buy side)或專業投管顧問對於重要研究機構的產業分析師發佈的產業報告都非常重視,
也是其擬定投資計劃或作企業評價時的重要權數參考。
不過投資管理重視的是產業分析師的實體調查及供需模型,對於產業分析師的產業景氣預測則持
保留態度。更別說是證券部門
(sell side)市場分析師(market analyst)發佈的市場預測( 公司預測 )
當然不可能作為投資管理的投資決策參考,不管是發佈單位是外資或任為權威機構。
國內有個銀行家回答記者對國內景氣變化的詢問時,有個很巧妙且真實的回答:
經濟景氣如何?鬼才知道!
虛心的承認自己不知道,反而是面對問題(景氣)最正確的答案!

 

Question:何謂SRI (企業社會責任)投資法?
Answer  :日本的企業社會責任投資法
(Social Responsibility Investing)與歐美的道德投資法
(Ethic Investing)
很相似,都主張優良企業的社會責任及道德管理,以[貢獻度]而非只是以
[盈餘獲利能力]為選擇投資對象的重要評量指標。
企業評價使用的評量系統,不管是
CGI(公司治理)BSC(平衡計分卡),前者以[治理]為基礎;
後者以
[績效]為基礎。但是SRI確以完全不一樣的角度來衡量企業價值,
SRI
以企業是否善盡其社會(可能範圍比國家還大)經濟環境的職責(Accountability)
也就是很主觀的
[盡責程度]為資本投入的決策基礎。
SRI
主張品德管理也與企業的品質管理一樣重要,沒有守法觀念及善盡責任的企業不值得投資。
投資管理實務上是以
SRI或者Ethic Investing選定(selection)公司的刪除因子,
對於對社會人類偏向負面的企業,即使營收不斷成長獲利表現出色,也不可能把它納入投資組合。
特別是那些與政治掛鉤謀取不當利益的企業;
生產可能有害人類產品服務的企業;企業經營者不正派對社會造成負面示範的企業。
投資管理主張:
good ethic is good businessgood company is good investment